会员注册
发布信息

《宫锁心玉》分集剧情介绍(1—20集)
    

近日,由杨幕、冯绍峰等主演的电视剧《宫》,近日在湖南卫视热播,据悉,《宫》是中国第一部清朝穿越题材电视局,又名《宫锁心玉》。

   慧聪广电网 近日,由杨幕、冯绍峰等主演的电视剧《宫》,近日在湖南卫视热播,据悉,《宫》是中国第一部清朝穿越题材电视局,又名《宫锁心玉》。  

    电视剧宫(宫锁心玉)剧情介绍

    本剧主要通过一个现代少女洛晴川穿越到清朝,经历古代的生活,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就是珍惜所拥有的,不要等到失去了再后悔,故事简单而清新,虽然是时下潮流的穿越题材,却有着寓言般的教育意义,其中包括,珍惜,胜不骄败不馁,孝顺,智慧以及生活小窍门等等有着积极意义的桥段,希望观众在观看的同时也能领悟很多道理。

    考古系少女洛晴川幼年时亲眼目睹父亲洛一凡的师妹苏锦良凭空消失在花园里,长大后一直耿耿于怀,想破解谜团。在一次清理清朝王公墓时,她意外地看到了苏锦良当年握在手里的宝盒,准备偷偷藏起来研究。不想被人发现,危急中晴川将宝盒打开,穿越到了清朝康熙年间,成为太子胤礽的暖床娘。

    晴川巧舌入簧欲脱离魔爪,不想被胤礽识穿,纠缠之际,八阿哥胤嗣出面相救,晴川得以脱险。八阿哥踌躇满志,英姿勃勃,对晴川一见钟情,而晴川却一心只想回到现代,在一系列的失败之后,她终于认命留在清朝。但八阿哥不是她的选择,丰富的历史知识告诉她,只有跟了将来的雍正——四阿哥,才是出路。于是她费尽心机走进了皇宫,几度九死一生,却又因为丰富的现代知识而被康熙赏识。同时她也见到了她仰慕已久的四阿哥胤禛,并为了勾引他而闹出不少笑话。

    然而宫廷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美好,为了皇位,为了争宠,整天上演着“金枝欲孽”的戏码,在一片杀机里,能让晴川信任的只有同住一室的宫女素言,素言本是一名乞丐,得四阿哥相救,被派到深宫里做太子的内应,素言一片真心对四阿哥,却一次次地沦为四阿哥的工具,直到太子被废,十三阿哥爱上了她,四阿哥依然将她当作棋子,送给了十三阿哥,晴川目睹一切,对四阿哥的残忍十分痛心,这时她发现八阿哥的母亲良妃居然就是当年穿越的苏锦良,锦良一心想回现代,整天忙于研究,被康熙视为妖孽,独住冷宫,晴川常去看她,跟八阿哥接触多了,终于被他的一片痴晴所动,嫁他为妻,并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改变历史,扶植他做皇帝。

    锦良劝说无用,十分着急,这时研究回去的实验成功,锦良决定将晴川带回现代,晴川不愿意走,把机会让给了生不如死的素言。锦良和素言消失了,晴川留下来继续斗争,她的咄咄逼人使得原本拥戴太子没有争皇位之心的四阿哥燃起了野心,历史照着正轨慢慢往前走去,几番斗争之后,康熙死了,四阿哥登基了,八阿哥被贬了,当晴川面对变成雍正的四阿哥时,才知道自己依然深爱着他,而他也依然深爱着自己,雍正告诉晴川,只有一个坚定残忍的人才能做皇帝,才能给天下人谋幸福,晴川很认同,却不能跟他在一起,她选择了陪八阿哥囚禁,雍正很气愤,加强了对八阿哥的管制,晴川为了让八阿哥有好日子过,决定穿越回现代。

    这时,因为素言离开而痛苦万分的十三阿哥来见她,她告诉了他穿越的秘密,十三阿哥陪着晴川演了一出好戏,让雍正误以为她已经死了,雍正大怒之下,将假晴川的尸体挫骨扬灰,心里却挥不去万般的爱恋,他寻遍能人异士企图回到过去,他相信他们有机会重来一次,回到现代之后的晴川更加懂得去珍惜拥有的一切,并学会宽容别人,看淡得失,她一边研究着雍正的历史,一边照顾着生病的父亲,在偶然的街头,她遇见了一个跟八阿哥长得一模一样的现代男子,爱情故事再一次上演。


        

    素言来到现代已渐渐适应,可是现代人的物欲横流令她很不习惯,她忽然怀念起十三阿哥的温柔和爱,很后悔来到现代,某天的一个下午,她在民俗园里做刺绣,一个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她抬起头,看到了十三阿哥的脸,爱情,生命再一次开始轮回……

    第1集

    故宫游玩的旅行者晴川遇见正在拍摄电视剧的剧组拍摄雍正皇帝的戏,她看见剧组篡改历史,站出来试图指证剧组的错误,被剧组赶走。在一处阁楼却遇见了一位清宫后妃打扮的女子,让她赶紧回去,转过身来,竟然和晴川长的一模一样,晴川顿时惊呆了,醒来一看,竟然是南柯一梦。

    晴川原本是历史系的女生,古董店的继承人,未婚夫非凡的妈妈对她很不满意,她却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非凡和洛晴川的订婚典礼上,晴川忽然看见墙壁上面一副宫女画像,面貌竟然与自己十分相似。她正奇怪间,画像忽然被一阵风刮起,她追着画像,来到一处花园。

    图像落在一棵古树上,当晴川伸手揭下图像的一刹那,她感觉天旋地转,脚下一空,跌入时空隧道并穿越到清朝。

    热闹的京城大街正在举行花魁比赛,洛晴川穿着礼服高跟鞋带着MP3从天而降,在场的人都惊呆了。PM3里面传出的歌声,震惊了在场所有的观众,大家纷纷把手里的鲜花投给了洛晴川,晴川稀里糊涂的获得了花魁的称号。

    洛晴川弄了半天,才搞清楚,自己已经回到了康熙四十七年,她顿时昏倒在舞台上。

    本来已经夺得花魁娘子称号的素言姑娘,因为洛晴川的到来而失去这个机会,深夜来到河边与四阿哥相会,为没有获得花魁娘子称号而惋惜不已。

    夺得了花魁娘子的洛晴川稀里糊涂的被抬上花轿,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哪里去。最后,她发现自己被带到了皇宫内,成为太子胤礽暖床娘。

    凭借丰富的历史知识,洛川知道此时黄河正发生水患,她急中生智,给太子出了主意,请求换取太子能放过她。正挣扎间,皇上召见太子,果然黄河水灾,太子胤礽按照洛晴川出的主意,编造谎言骗过了皇上,太子回来,对洛晴川更是深信不疑,奉晴川为仙姑。她决定留在太子身边,利用太子的身份,帮她寻找回到自己年代的方法。

    因为有禛洛晴川帮忙,太子连续帮皇上处理了好几件事情,深得皇上的赏识,太子对仙姑更加依赖。为了怕仙姑离去,太子的福晋给他出主意要太子娶晴川做侧福晋,太子为了保住太子的地位,决定娶晴川做自己的嫡福晋,无奈晴川只好收拾东西准备逃跑。

    素言为了做四阿哥在宫里的内应,假装戏子混进宫里,被晴川遇见。太子的福晋怀恨晴川,借机把她推到花园的池塘里,幸好八阿哥经过,跳进水里救出了她。

    第2集

    八阿哥误会晴川是贪慕虚荣的女子,晴川解释说自己不情愿嫁给太子,八阿哥带她离开了皇宫并要放她走。可是晴川想起素言意欲在宫里制造混乱,为阻止素言,她决定回到宫中,八阿哥更加相信她只是个贪慕虚荣的坏女人,把她独自留在宫外,一人回到宫里。


        

    顽皮的十八阿哥听说二哥的宫里来了戏班子,闹着要看大闹天宫,素言趁机与玩起了十八阿哥捉迷藏,进入太子的新房,把火药撒到新房,企图借机烧死太子。十八阿哥为了闹新房,躲进新房里面,献舞的素言点着了药引,新房着起了大火,把十八阿哥困在里面。素言趁乱离开了太子宫。

    皇上为了太子随意更换嫡福晋而大发雷霆,四阿哥胤禛在皇上面前替太子求情,此时传来十八阿哥离世的消息,皇上一怒之下,废了太子。

    洛晴川走了一夜,终于走到太子府门前,却听见了十八阿哥离世,太子被废的消息,恨自己回来晚了。

    素言为误伤了十八阿哥的姓名懊悔不已。四阿哥劝慰她,为了天下百姓,就要一直向着他们的目标一直走下去。四阿哥胤禛为自己不是嫡出的皇子而不平,为了取得江山,为了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努力。

    素言身无分文流落街头,饥肠辘辘的她,遇见了成衣店老板顾晓春,她恳求顾晓春留她在店里打工,顾晓春答应了她。顾晓春的店铺经营并不红火,甚至可以说是经营惨淡,小春的母亲劝晴川离开,晴川却想出了新品发布会的主意,她在店门口搭起了T台并请姑娘们做模特,开起了特卖会,顿时店里人头攒动,顾客蜂拥而至。

    一年一次的宫女入宫就要开始,四阿哥要求素言能够顺利进宫,到皇上身边得到皇上的信任,借以帮助四阿哥顺利登上太子的宝座。素言虽然心里不愿,但是,为了四阿哥,她仍然答应了胤禛的请求。

    素言随新选的宫女入宫,却被嫉妒她的其他宫女陷害,失去了进入乾清宫伺候皇上的机会。

    顾晓春的娘看出小春喜欢洛晴川,决定替他娶了晴川做媳妇,没想到晴川根本不想留在这里。她一心想回到自己的年代去,小春听见晴川不肯嫁给自己,伤心的跑了出去。晴川跑去跟小春解释,却被黑衣人打晕,醒来后发现自己穿上了宫女的衣服,被送进了宫里,做了宫女。

    原来,竟然是店铺门口遇见的贵太太把她运进了宫里,那个女人,其实就是宫里的僖嫔娘娘。为了挽回皇上的心,僖嫔娘娘要晴川帮助自己。

    第3集

    晴川被分配到其他宫女一起居住,刚到一天,就遇见了得罪八阿哥的宫女被逼离开皇宫,她对弱者深表同情,禧嫔娘娘吩咐不让晴川干活,专心为禧嫔娘娘做事,这引起了其他宫女的嫉妒,大家都在借机找她的麻烦。

    宫女的刁难使晴川忽然有了灵感,找来几个木匠,为禧嫔娘娘做了一副木制的轮滑鞋。

    皇上生辰的那天,德妃娘娘带领一干嫔妃和皇子迎接皇上,为皇上庆祝寿辰,禧嫔娘娘脚踏轮滑鞋为皇上献舞,引起了皇上很大的兴趣,龙心大悦,皇上一连几天宠幸禧嫔娘娘,使禧嫔娘娘恃宠而骄。晴川借机想让禧嫔娘娘为自己寻找可以回家的神秘花园。

    宫里的太监总管早已被四阿哥买通,他派干儿子小顺子替四阿哥做事,不慎被皇上发现,又被派去伺候禧嫔娘娘,禧嫔娘娘见了他吃了一惊,原来他竟是禧嫔娘娘未入宫时候的情人,为了能接近禧嫔娘娘他不惜进宫做了太监,谁知禧嫔娘娘并不想见他,呵斥他不许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素言被安排进宫找机会接近皇上,不巧却被禧嫔娘娘发现,娘娘罚她画了花脸在储秀宫外跑步,不小心撞到了在此游玩的八九十阿哥,八阿哥下令发配素言到辛者库做苦工,晴川经过看见这一幕,替素言出头得罪了三位混世魔王。

    素言洗过了脸,晴川认出了素言,她说出了素言放火烧了太子宫的事情,素言向她承认了自己的过错,晴川很同情素言的身世,两人成了患难与共的姐妹。

    素言身负四阿哥的嘱托,不敢和晴川走得过近,四阿哥吩咐她要注意隐蔽自己的身份。

    晴川被其他宫女骗到已故皇后病逝的屋子里打扫,这里是皇上命令禁止闲人出入的,因此晴川被罚杖责五十。这仅仅是八九十阿哥恶作剧的开始。更残酷的较量还在后面。

    四阿哥进宫看望额娘德妃娘娘,借机请德妃娘娘带他去见皇上,四阿哥替皇上出了治国的主意,皇上夸奖四阿哥将来会成为国之栋梁,这让四阿哥郁郁寡欢。

    第4集

    德妃娘娘对四阿哥的疏离态度令四阿哥更加抑郁。受杖责回来的晴川没来得及准备给皇上的茶水。挽月假意帮她,为她准备了白水给皇上。僖嫔娘娘大怒,罚晴川去储秀宫门口跪铁链。八阿哥经过嘲笑了她一番。

    错过就餐时间的晴川饥肠辘辘地想去睡觉,却被床上的蛇吓了一跳,一出门又被众宫女捉弄,被水淋了一身。素言看不下去,偷偷给了晴川一个馒头。晴川悲愤地暗下决心绝不屈服时,四阿哥出现开导了她,也让她对这位她所认为的“御前侍卫大哥”有了更深的认识。

    晴川送点心时被八阿哥一箭射中发髻。八阿哥宣称自己要加倍对付晴川,这又坚定了晴川斗争到底的决心。晴川假扮太监送了“毒茶”吓唬八阿哥,反倒激起了八阿哥的兴趣。没想到九阿哥心中不平,在晴川出宫办事时找人想毁她清白。四阿哥的出手相救令晴川对他又添好感。八阿哥得知此事将九阿哥揍了一顿,却被晴川误解是他指使,扇了他一耳光。

    晴川在花园中巧遇四阿哥抚琴。八阿哥发现自己喜欢上晴川,在晚上命人带走晴川,给她换上福晋的衣服,对她说想纳她为妾。没成想晴川竟果断地拒绝离开了。

    毫不把德妃娘娘放在眼里的僖嫔娘娘在其他妃嫔的嘲讽下明白自己膝下无子没有靠山,不会风光很久。于是她在皇上驾临时旁敲侧击,想探听到待立太子人选。皇上用钩弋夫人的故事暗喻她不要干涉内政并因德妃娘娘表现出的贤德移驾永和宫。着急的僖嫔娘娘命晴川去查阅史书解释皇上的寓意。

    第5集

    禧嫔娘娘命令晴川去背钩弋夫人的书,晴川看书的时候睡着了,书被众宫女换成了禁书《金瓶梅》,结果因为念不出书晴川又被禧嫔娘娘罚扫大殿。晴川以为又是八阿哥害她,去找八阿哥理论,结果这次却不是那阿哥主使的。

    回到住处,众宫女又哄骗晴川去帮忙德妃祈福,不料又被骗。原来是太皇太后的忌日,她们却骗晴川穿了一身红衣服,正添油加醋想陷害晴川的几名宫女,却被晴川的机智再一次躲过责罚。

    皇上正为册立太子的事情心烦,大臣隆科多求见,皇上以为他要推荐自己的外甥大阿哥,谁知隆科多却没有推荐自己的亲外甥,皇上见隆科多忠心,就命令他暗中观察阿哥们的为人处世,这些被一旁的太监总管铭记在心并很快通知了四阿哥。


        

    四阿哥请隆科多喝酒叙旧,有意无意提起遴选太子的事情,隆科多家奴来报告家中出事,急急忙忙转身离去。来报的家丁,却原来是隆科多的私生女,从小养在隆科多的下属费扬古家里,她为了隆科多不来陪她才来骗走隆科多的。

    四阿哥为了接近隆科多,故意追求她的女儿金枝,金枝以死相逼,求隆科多同意她嫁给四阿哥。隆科多帮助四阿哥写了让皇上大家赞赏的文章,皇上当朝赐婚给四阿哥和金枝,并封四阿哥为雍亲王,准许他有空帮皇上处理国事。隆科多借机提出立四阿哥为太子,皇上却坚持再考察一段时间再定太子人选。

    晴川独自来到遇见四阿哥弹奏的地方,没想到四阿哥抱琴来奏,两人相遇,四阿哥教晴川弹奏,却被嫉妒他的宫女心莲看见。回到住处,众宫女挖苦晴川再攀高枝,晴川方才知道那个教她弹琴的人就是四阿哥,未来的雍正皇帝。听到他要成婚的消息,晴川却感觉心里好痛。

    正难过间,八阿哥来到,他向大家公布晴川是他的女人,叫众宫女不准再欺负晴川。晴川却不接受八阿哥的求婚,八阿哥告诉晴川要请皇阿玛赐婚,娶她做正福晋,晴川转身离去。

    八阿哥为了学习怎样获得女人的心,九阿哥十阿哥带他来到青楼学习。八阿哥花了很多钱,向经常光顾青楼的男子学习怎样得到女子的心,这些男人给了他很多意见。

    素言听到四阿哥要成亲的消息,约四阿哥深夜来见。素言问未来的四福晋有什么好,四阿哥告诉她,金枝可以让他前面的路走得更好,只是这个理由,他就愿意娶她。素言一心爱着四阿哥,此时却欲哭无泪,还要继续留在宫里做四阿哥的内应。

    回到住处,素言伤心欲绝,晴川劝她不要为不爱自己的人难过,为了安慰素言,晴川用四阿哥教她的方法,让素言心痛。

    第6集

    隆科多对被封为雍亲王的四阿哥寄予厚望。四阿哥即将奉旨搬出宫去,临行前想好好看看自己出生长大的皇宫,又碰见了晴川。四阿哥夸赞晴川很漂亮,晴川心中暗喜。一方面,心莲和挽月又借四阿哥即将新婚之事刺激嘲笑晴川。四阿哥与金枝成亲,却因为金枝要他许诺只爱她一个人的要求而找借口离开。

    皇上对四阿哥赞赏有加,流露出立他为太子的意愿。德妃娘娘恳求皇上不要这么做,称不愿让他卷入宫中纷争,一边又却又称赞起自己另一个儿子十四阿哥。

    八阿哥将学来的温柔方法用在了冒犯自己的宫女身上,遭到九、十阿哥嘲笑。三人巧遇四阿哥和金枝,五人一起在花园内赏花。这一幕被晴川看到,感到与四阿哥间差距之大。晴川为僖嫔娘娘出主意,教她在皇上会经过的地方唱歌。僖嫔娘娘大喜,令晴川去宫外置办衣物,晴川却在尚衣间见到了顾小春。原来小春因自己的手艺被僖嫔娘娘看中,进宫给她做衣服。两人相见格外亲切。小春询问晴川在宫中的生活。晴川一时伤感,借小春的肩膀寻求安慰。没想到这一幕被八阿哥看到。八阿哥恼羞成怒,叫了一群人殴打小春。晴川得知后找八阿哥讨说法,醋意大发的八阿哥依然不依不饶。宫女在晴川带回的衣服上做手脚。当僖嫔娘娘唱歌时衣扣崩裂出了丑。僖嫔娘娘大怒,命人将顾小春重打一百大板。晴川为了救小春带他出逃,又遇见了四阿哥、金枝、八、九、十阿哥一行。


        四阿哥为两人说情,八阿哥愤愤不平地离开了。疑心重重的金枝为了试探晴川,故意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四阿哥,晴川怕惹事,断然拒绝了。金枝又多次暗示宫女决不能有非分之想,意图攀上高枝。她的小心眼让四阿哥暗自不满,并将金枝打发回家。

    德妃娘娘监督负责分发糕点给六宫中人时,生病咳嗽的样子被晴川看到。晴川有心地在晚上送去了野蜂蜜,没有要求赏赐就走了,令德妃娘娘和翡翠有些动容。

    晴川从永和宫回来,遇见了四阿哥。晴川眼见着四阿哥心怀雄心壮志却又寂寞忧伤的背影,感慨万千而又心存疑惑。

    第7集

    小春想帮晴川出宫,但晴川念及四阿哥拒绝了小春,不料在返回的路上高烧昏迷,被小春送回乾西四所。素言见晴川高烧不退,去找太医,太医不理素言。素言闯入储秀宫想求僖嫔帮忙,正巧八阿哥前来向僖嫔讨要晴川。八阿哥听闻晴川高烧的消息大怒,被僖嫔看出八阿哥对晴川的感情,想要利用晴川来让八阿哥成为她的依靠。在储秀宫中晴川和八阿哥的打闹,又被僖嫔看见,僖嫔更加确定她要利用晴川的想法,来为自己的将来压一个筹码,僖嫔利用八阿哥对晴川的感情,只要八阿哥越在乎她,八阿哥就会越向僖嫔靠拢。为了晴川的生死,八阿哥决定与僖嫔联手。

    四阿哥去探望德妃时,听闻皇上喜爱苏茉儿的糕点,便想出让素言借此靠近康熙的想法。四阿哥与素言会面时被金枝看见,金枝便想跟着四阿哥前去狩猎。南苑狩猎,僖嫔将晴川打扮,让晴川送八阿哥一件贴身之物,不想八阿哥却亲了晴川,晴川不想被四阿哥误会,就马上向他解释,却不料得到的确是四阿哥的冷言冷语。

    晴川生气地跑到湖边,小春匆忙追上,又提出带晴川出宫念头,却被晴川拒绝。看晴川被八阿哥伤害,他决定帮助晴川。

    第8集

    晴川因为被八阿哥在四阿哥面前强吻而难过,小春跑来安慰她并要带他里看看皇宫,晴川又一次拒绝了他。

    禧嫔娘娘为八阿哥准备好了很多猎物,让皇上对八阿哥大家赞赏,钦赐了自己用了几十年的宝弓,其他几位阿哥都认为这弓是天子的象征,四阿哥对此耿耿于怀。

    晚上,小春为晴川强出头,去找八阿哥理论,八阿哥和他比赛做衣服,取巧赢了他,小春不服,被八阿哥追打,小春找到晴川求助,晴川饿了一天,八阿哥拿出白天的猎物,几人围坐火堆旁吃起了野物。

    皇上闻香而来,禧嫔娘娘命晴川献歌一曲,几人吃的其乐融融,使皇上感觉到了天伦之乐。

    四阿哥为使素言接近皇上,伙同太监总管李德全为皇上准备了素言做的糕点,素言模仿太皇太后身边的苏嬷嬷的手法,做的糕点令皇上想起了童年的回忆,皇上下令召见素言。

    金枝一直跟踪四阿哥,发现四阿哥与素言见面,听见皇上召见素言,误以为四阿哥要皇上赐婚娶素言做侧福晋,从暗中冲出来对素言又打又骂,结果事情闹到皇上面前,金枝在皇上面前脱口说出看见四阿哥在宫中就和素言勾搭,皇上把糕点、宫女、老四、李德全联系起来,认为是四阿哥和他们合伙算计自己,十分震怒。


        素言挺身而出,为四阿哥洗脱嫌疑,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皇上把素言交给禧嫔娘娘处理。

    从此禧嫔娘娘命素言整日只能待在小厨房里做点心,不得离开厨房半步。

    回到朝里,皇上把内务府总管之职交给八阿哥打理,并赐黄马褂,引起四阿哥不满。隆科多提醒他八阿哥经常往禧嫔娘娘的储秀宫里跑,怀疑他们已经结成一党,四阿哥回府派金枝去储秀宫打听消息。

    金枝到了储秀宫找不到禧嫔娘娘,原来禧嫔娘娘带着晴川在御花园里练习踢毽子。八阿哥也来一起玩,和晴川嬉戏起来。见八阿哥玩的高兴,禧嫔娘娘答应送晴川一个心愿,晴川替素言求情,请禧嫔娘娘允许素言离开厨房休息。

    金枝看见八阿哥和晴川一起玩闹,她忽然明白八阿哥喜欢晴川,回家报告了四阿哥。四阿哥明白使八阿哥和禧嫔娘娘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就是晴川,他让人带信给素言命令她杀了晴川。

    晴川从小厨房里出来,回到晴川住处。几经内心的挣扎,终于按照四阿哥的命令,在晴川的茶壶中投进了四阿哥给她准备的毒药。几个宫女走了进来,宫女们奚落讽刺素言。晴川回来及时替素言解了围,正要喝水,素言借口茶凉拿走了晴川手上的茶壶。

    第9集

    素言内心挣扎了半天,终于没有狠下心对晴川下手。

    素言听宫女们聊天谈到四阿哥处境不利,决定帮四阿哥对晴川下手。她自己不忍心亲手杀晴川,决定利用皇上,杀了晴川。她教晴川给皇上煮了对身体有害的汤水,不料晴川煮的汤却被金嬷嬷拿去给皇上邀功。皇上喝了汤胃胀发作,金嬷嬷被拉去了辛者库做苦力,禧嫔娘娘让晴川代替金嬷嬷的位置,负责管理乾西四所的众宫女。

    素言向四阿哥请求不要派她杀晴川,她告诉四阿哥自己做不到这件事,四阿哥决定派其他人去做。

    皇上在太子的生辰那天,心里思念被关在宗人府的太子。德妃娘娘知道皇上想找个台阶宽恕太子的过错,她派人给太子送水果,吩咐留下水果刀给太子。太子用德妃娘娘送来的水果刀自杀未遂,晴川听到消息,跑去宗人府看望太子。她知道历史上的太子被两立两废,她告诉太子不要再轻生,一定可以出去的。太子听到晴川说他可以出去,顿时有了信心。

    德妃娘娘借机转告四阿哥皇上对太子的思念,四阿哥明白了德妃娘娘的意思,在朝堂上替太子求情,求皇上放了太子,下令让废太子迁出宗人府,回到自己的阿哥府。

    太子从宗人府出来,路遇跟随禧嫔娘娘的晴川,大喊着“仙姑”追了过去。一旁的四阿哥见此情景,决定利用太子除去晴川。

    四阿哥觉得与其让八阿哥做了太子,不如废太子做竞争对手来的容易一些。他拿了一些巫蛊之术的东西给皇上,说太子是受人蛊惑,才铸下大错。皇上命令四阿哥严查此事。

    十阿哥看出四阿哥的心思,知道四阿哥要替太子出头,是为了不让八阿哥顺利登上太子之位。皇上梦见太子的亲娘已故的皇后,心中觉得对不住皇后,决定重新恢复二阿哥太子的位置。

    晴川到四阿哥抚琴的地方期待再遇四阿哥。


        果然四阿哥携琴到来,他为晴川抚琴弹奏,两人正抚琴欢歌,被经过的八阿哥看见,八阿哥气愤难当。回到阿哥府宫女又来添油加醋,八阿哥生气的跑去找晴川,霸道的八阿哥强吻了晴川,晴川委屈的哭了起来,八阿哥慌的手足无措,急忙给晴川道歉。

    皇上为太子归来高兴,在宫里设家宴招待各位阿哥,太子向皇上认了错,皇上也表示原谅他的过错,大家一片其乐融融的样子。这时禧嫔娘娘带了晴川来为太子献上礼物,太子看见晴川,请求皇上把太子赐给自己,皇上大怒,见太子称晴川为仙姑,认为晴川与太子受人蛊惑学习巫蛊之术有关,八阿哥情急之下也出来为晴川求情,皇上见小小的宫女竟然跟自己的两位阿哥有关联,决定自己亲自审问晴川。

    皇上带晴川和禧嫔娘娘去审问,晴川说明自己与太子的巫蛊之术无关,太监们从晴川的住处查出与太子巫蛊之术的物品里一模一样的图画,禧嫔娘娘告诉皇上这是晴川画的,请求禧嫔娘娘代她寻找的神秘花园。

    第10集

    晴川在皇上面前意欲洗脱与两位阿哥的关联,皇上认为图画中的地方就是晴川的蛊术的老巢,这时,宫外两位太子和很多宫女太监都来为晴川说情,皇上因为晴川竟然惊动这么多人为她求情大为光火,下令拉出晴川,明日午时施以火刑。

    太子和八阿哥看见晴川被拉出去,都冲动的要去营救晴川,德妃娘娘劝住了他们,并答应替晴川在皇上面前说情。

    八阿哥回到阿哥府和九阿哥十阿哥商量着如何救出晴川的命,并且表明宁愿失去阿哥的身份,也要带晴川一起天涯海角生活在一起。九阿哥拿出自己的神机营弓箭手的令牌,给八阿哥调用,三兄弟动情的拥抱在一起。

    午时一到,太监总管李德全下令点火,晴川被绑在火刑台上面,四周被点起了熊熊大火。危急时分八阿哥带着神机营的神箭手冲了进来,八阿哥冲上火刑台出手救下了晴川。两人正要离去,皇上与德妃娘娘一同驾到,原来德妃娘娘已经说服皇上放了晴川,皇上看见八阿哥竟然抗旨前来营救晴川,怒气冲冲的下令把八阿哥关进宗人府。

    晴川被皇上留在身边伺候自己,他想亲自了解晴川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姑娘,竟然跟自己的阿哥们有这么多的关联。

    太子想向皇上要回晴川,又怕皇上怪罪自己,决定先用功读书取得皇上的赏识。四阿哥借机换掉了太子幕僚们为他写的文章。

    晴川在乾清宫当差处处受人欺负,素言同情她前来看望她,被禧嫔娘娘责骂,德妃娘娘路过,救了她们两个。晴川又见德妃娘娘咳嗽,拿了药给德妃娘娘送去,却被德妃娘娘拒绝了。

    晴川就在德妃娘娘的宫门熬起了药,娘娘闻到药的味道觉得很舒服,于是出来观看,晴川却躲了起来。德妃娘娘看出是晴川前来送药,出言教导了几句,点醒晴川应该怎样得到皇上的信赖。

    晴川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皇上做了个轮椅,获得了皇上的喜爱。

    太子在朝堂之上背诵了四阿哥为他准备的文章,引起皇上不满,皇上大怒,罚他抄写十遍《史记》。

    见太子如此不堪重任,皇上不免又想念八阿哥,于是去宗人府看望八阿哥。


        

    八阿哥在宗人府里聚众赌博,条件却很优厚:凡是宗人府的官兵赢了他的可以拿他一件东西,输了的却只要为他去帮晴川做事。

    八阿哥输得没了什么可输的了,众人开玩笑说他日如果八阿哥做了皇上,要赏赐他们做官,八阿哥豪情万丈的说:好,都做大官。此言恰好被前来探望八阿哥的皇上听见,皇上大怒,下令明日处死八阿哥。

    输给八阿哥的人来为晴川做事,晴川才知道八阿哥原来是为了自己才在宗人府开设赌局,即将被皇上处死,她焦急的想办法救八阿哥出来。

    皇上难过的问德妃娘娘自己处置得当与否,德妃娘娘没有直接回答他。德妃娘娘出言请求皇上饶了八阿哥。并提起了八阿哥的生身母亲良妃,皇上不满,拂袖离去。并留话说,谁再为八阿哥求情,与八阿哥同罪。

    第11集

    晴川去找德妃娘娘,请求她出面替八阿哥求情,德妃娘娘给晴川指明了一条路,让她去承乾宫,把八阿哥的事情告诉里面的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晴川问起承乾宫里面住的是谁,德妃娘娘告诉她,承乾宫里就是八阿哥的生母良妃娘娘。

    晴川来到承乾宫找到良妃娘娘,并告诉她皇上要杀八阿哥,请她出面求情。良妃娘娘曾发誓此生再也不离开承乾宫,她告诉晴川让皇上到承乾宫来一趟,保证八阿哥不会有事。

    晴川想办法把皇上引到了承乾宫,良妃娘娘出面替八阿哥求情,皇上不悦离去。

    德妃娘娘靠模仿良妃娘娘而得宠,令禧嫔娘娘出言相讥。

    晴川又被人欺负,被八阿哥出言喝止。晴川猛然看见八阿哥出现,又惊又喜,掐这八阿哥的脸问他是人是鬼,八阿哥高兴的抱住了她。

    八阿哥向皇上请求赐婚,皇上答应了八阿哥的请求,不料晴川竟然一口回绝了八阿哥。晴川道明两人在一起需要两情才会信服的道理,皇上想起良妃,说此事就当没发生过。

    八阿哥经过德妃的指导,决定不放弃晴川,并约晴川天黑之后,在御花园见面。谁知,八阿哥等待了两个多时辰,晴川才到。

    第12集

    八阿哥带着晴川到御膳房吃东西,谁知,却被不知情的太监反锁在里面。八阿哥再一次对晴川说:你是我的人。并以强吻得到晴川的认同,谁知八阿哥因为淋雨而生病,晴川把他搂在怀里。八阿哥醒来,晴川替他穿上衣服,这时太监们开门进来,晴川赶紧解释他们没有关系,八阿哥却不愿向奴才们解释。

    宫里的宫女和太监们见到晴川,都称呼她八福晋,令晴川惊慌失措。

    禧嫔娘娘送礼物给太子,太子不肯收纳,禧嫔娘娘怒火中烧。宫女心莲趁机献计给禧嫔娘娘说太子喜欢美色,要禧嫔娘娘把自己送给太子。禧嫔娘娘羞辱了心莲,把她们赶走了。

    心莲不服气,决定去太子府勾引太子,却发现太子钟情于晴川。


        太子答应了心莲开出的一切条件,心莲答应晚上带晴川来见太子。

    心莲灌醉了晴川,并把她带到了太子府。晴川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太子身边,大惊失色,以为自己和太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起是心莲陷害自己,追出去找心莲算账。八阿哥迎面赶来,送给晴川亲自去佛堂求来的檀香佛珠。晴川因为太子的事情,看见背叛八阿哥的小元子的下场,怕八阿哥记恨自己,一时之间不觉战战兢兢。

    太子交给晴川一张字条,约她去御花园见面。

    晴川去见太子,有没有玷污她,太子否认了,晴川松了一口气。八阿哥赶到,正巧看见太子手搭在晴川肩头,八阿哥告诉太子晴川是他的女人,不要招惹晴川,否则不讲兄弟情分。晴川却否认自己与八阿哥的关系,并匆匆离去。

    八阿哥看见了老嬷嬷拿着晴川的衣服出来洗,一时间怒火攻心,九阿哥不忍心看见八阿哥这样,派人给晴川验身。八阿哥怕晴川受到伤害,及时赶到,并在心中许诺晴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太子向德妃提出娶晴川,并告诫八阿哥离晴川远点,哪知八阿哥对太子大打出手。

    素言去见四阿哥,却无意间发现德妃要翡翠用玉露糕毒死晴川,急忙赶去阻止。

    第13集

    素言惊恐的告诉晴川千万不要吃,晴川一气之下带了玉露膏冒死跑去德妃娘娘。她质问德妃娘娘为什么要因为一己私利残害他人性命,德妃当着晴川把玉露膏吃了下去,晴川知道误会了娘娘,给娘娘下跪求饶。

    德妃娘娘给晴川指出了一条明路,让他去向皇上请求去给死我的老太妃守灵祈福,远离这是非之地,等太子和八阿哥平息下来,再想办法接她回来,晴川只想活命,同意了德妃娘娘的建议。

    皇上正为无人自愿去给太妃祈福而苦恼,晴川自愿恳请前去祈福,皇上大喜,赐晴川以格格待遇前去守灵。

    刚从乾清宫出来,八阿哥早已等在那里。他兴高采烈地带晴川跑到乾西四所,之前宫女心莲正在那接受惩罚。八阿哥告诉晴川他已经查出事情的真相,就是心莲暗中算计的晴川。

    晴川要八阿哥放了心莲,八阿哥命人带水莲到了疯人馆。

    晴川告诉八阿哥自己已经奏明皇上要去为老太妃祈福,并且自己再也不想与八阿哥有任何瓜葛。八阿哥伤心的眼看晴川离去,却无能为力,心中疼痛万分。

    晴川回到住处收拾东西准备启程,素言为她的即将离去心里万般不舍,离开晴川,自从此在宫中就再也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好姐妹了。晴川劝她要乐观看待,并相约以后还要再相聚。

    四阿哥到宫里来看望素言,素言把亲手绣的鸳鸯荷包送给了四阿哥。四阿哥回到雍王府,金枝已经等候了一整晚,她时刻担心四阿哥的身边会有其他女子出现。四阿哥不小心掉落了素言送给他的荷包,被金枝发现并收了起来。

    八阿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也不出来,大家都很担心他。


        九阿哥和十阿哥正要撞门进去,他却出来了。八阿哥心里明白晴川为什么要离去,他感到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深深为此责怪自己,他决定要使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保护自己的女人。

    第14集

    晴川想办法进了地宫,无意中发现地宫里面有很多气孔,她联想到自己学习过的化学知识,决定用自制的硫酸腐蚀气孔逃出太庙。制作硫酸需要的原料绿矾是古代治疗伤寒的配方,晴川为了积攒更多的绿矾,不惜用冷水浇身,患上了伤寒。

    不料管事嬷嬷却不肯为她请大夫看病,晴川铤而走险以死相逼,嬷嬷才答应她每天请大夫给她开药。

    四阿哥经常私服去探察民情,令皇上很赏识他。太子自从晴川离开,一直很用功读书,皇上告诉四阿哥将来一定用心辅佐太子打理朝政,令四阿哥觉得太子对自己前途的威胁,他又想找机会陷害太子。

    尚衣间的太监拿着太子新做的衣服不小心摔倒,四阿哥趁机偷换了一件龙袍给太子。太子粗心大意没有仔细看就穿在身上。四阿哥串通太监总管李德全在皇上面前提起太子穿了龙袍到处张扬,皇上大怒,听说太子去了德妃娘娘的慈宁宫,怒气冲冲赶去问罪。

    太子穿着龙袍到慈宁宫给德妃娘娘贺寿,德妃娘娘看出他又被人陷害了,想尽办法救了太子,太子到御花园游赏遇见四阿哥,心无城府的太子把刚才的凶险经过告诉了四阿哥,这令四阿哥非常不满。四阿哥跑去慈宁宫问德妃娘娘到底自己和太子谁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德妃娘娘告诉四阿哥今天是自己的生辰,太子是来为自己拜寿的,反问四阿哥谁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金枝在家里大闹,让每个下人都绣了鸳鸯比对荷包上的,在她看来,每个丫鬟都有嫌疑和四爷有染,包括管家婆婆在内,四阿哥在宫里的计策没有得逞,回到家来见金枝又在闹,气得大骂金枝。

    经过了很多天,晴川的绿矾终于攒够了,她设计调换了同室的宫女,开始秘密进行硫酸的制造。

    第15集

    晴川夜间烧制硫酸被半夜爬起来的如冰发现,晴川只得骗她说自己在煮好吃的,明天再给她吃,哄得如冰去继续睡觉了。

    第二天如冰找晴川要吃的,晴川拿不出,如冰喊着要去找嬷嬷告密。晴川只得答应她下午给她煮吃的。

    晴川看见其他宫女从后山婇来的柠檬草,心里有了主意。午饭的时候如冰不肯吃饭,她等着晴川下午煮好吃的给她。她们的反常引起了管事嬷嬷的注意。

    下午晴川在地宫里煮起了柠檬草茶,被赶来的管事嬷嬷抓了个正着,大家都相信了晴川在煮吃的东西,煮硫酸的事情才得以蒙混了过去。

    一年一度的会亲日到了,宫女们被允许与家人相会。晴川没有亲人来探视,晴川要求出去走走,管事嬷嬷要求她必须跟在自己身后,不许离开半步。

    银霜因为大表哥要撇下她成亲了,她不甘心,决定和晴川一起逃出太庙,晴川答应了她。

    晴川设计诬赖如冰要害她,又被换成与银霜同住一室。


        


相关阅读:  
  • 《宫锁心玉》大结局剧情介绍(21—35集)
  • 哈儿传奇分集剧情介绍第32集
  • 快速查看分集剧情介绍的小窍门?
  • 热播韩剧《拜托小姐》剧情介绍
  • 下南洋剧情
  • 海峡往事剧情
  • 幸福来敲门剧情
  • 下南洋剧情介绍
  • 你知道《美人心计》26-30集剧情吗?
  • 美剧消息:实习医生格蕾第五季第八集剧情预告:心结-
  • 《交响诗篇》第1集讲述了什么剧情?
  • 《集结号》英文版剧情介绍
  • 玉米新品介绍---聊玉20
  • 《中国远征军》的剧情是怎样的?
  • 盘龙卧虎高山顶剧情
  • 品种介绍----屯玉1号玉米
  • 品种介绍----屯玉1号玉米
  • 无线电通信天线分集技术介绍
  • 美剧消息:超人前传第八季第九集剧情预告:混沌-双语
  • 第十七集讲述了什么剧情?
  •  
     
     

    时间:2011年02月16日 18:59:11 来源: 作者: 上一篇:《将爱情进行到底》映射电影风靡的背后 下一篇:传东方卫视“人事地震” SMG战略将大调整  (电脑版  手机版)
    Copyright by www.chinabaike.com;All rights reserved.